文章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

虔心修心,武大才女孙建平为虔心小镇献文

发布时间:2018-06-15 点击数:311

5月26日,江西省散文学会虔心小镇创作基地正式挂牌虔心小镇。作家孙建平在游览虔心小镇后灵感不断,写下散文《虔心修心》,下面一起来欣赏吧:

虔/心/修/心

作者:孙建平


火车到达赣州龙南,已是夜半。乘中巴逶迤驰行,夏风由温渐凉,虽然野外蒙眬,但我知道进山了,灯火闪烁处,便是虔心小镇。

虔心小镇全景

赣州有虔山,古称虔州,自古便有虔文化。关于虔文化,我无意考究,一座庄园以虔心命名,可见主人品位不俗。入住四闲山房,木质结构,茅草覆顶,原以为是山居简室,不料室内装潢,可与星级酒店媲美,且分客厅卧室上下两层,一家人包下来度个假,再合适不过。安顿好,已过零点了,四周寂静,只有蛙鸣与山风唱和,不是熟悉的蛙鸣聒噪,而是一声,又一声,虽然低沉,却颇具穿透力,宛如中气十足的武侠打嗝。

虔心小镇四闲山房

一夜好睡,朝阳穿过窗帘,在室内弥漫,鸟鸣声如珠玉溅盘。睡不着了,索性起床。踏入晨曦,漫山遍野的绿,温柔地拂过眼眸。沿着石径信步走去,见一块黄石碑上题有“虔于心,道于茶”六字,不禁怦然心动——修行以虔敬为本,香茗以清幽为性,故自古谓之“禅茶一味”。

虔茶

沿着小路登上高峰,放眼环顾小镇。镜心湖如一块翠玉,妖娆地横陈山谷。度假小屋围绕着湖岸,在郁郁葱葱中若隐若现。已经过了花季,十万亩的山林,除了竹林果树,便是茶园。我面对山湖做深呼吸,竹叶的清气,茶园的芬芳,还有初升太阳的香味儿,清洗着被雾霾侵蚀的肺腑,我不由得双手合十了,虔字“恭敬、宽厚、惠敏”之妙意,赫然在心。这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一沙一石,皆有灵性,人虔心待它,它诚意回报,小镇清幽清丽清爽清净的背后,无不浸透了缔造者、劳动者经年累月的心血和汗水。

虔心小镇茶园,点击图片开始预订虔茶

虔心小镇俯瞰图

散文创作基地挂牌仪式在室外举行。虽是初夏,晌午的阳光有些灼人了。仪式结束后,主人盛情邀请我们进大厅喝茶,几位客家姑娘早已备好清茶、花生、烫皮,豆花和醇香的米酒,唱着山歌以示欢迎了。

虔心小镇的姑娘们

端起一盏虔茶,色泽黄褐,未入口,幽香扑鼻。我轻叹一声“好香”,尽管有点渴,却舍不得做牛饮,小口小口地抿。客家山歌歌词听不太懂,但采茶姑娘的嗓音甜润如泉水,我感觉颈肩慢慢松弛,四肢逐渐软绵,血在血脉里暖暖地涌动,心如小鸟,随着袅袅余音盘旋,旋即飞向竹林飞向茶园飞向逶迤的群山飞向蓝天白云。

虔心小镇采茶女

眼观大千世界,耳闻五律妙音,鼻嗅清茶香气,舌品乡土美食,身处青山绿水,意识却越来越清澈,渐至清明如镜,世间在明镜里显现,无美丑,无好恶,无取舍,无智亦无得……这就是所谓的“心包太虚,量周沙界”了吧?念头起来,我摇摇头微笑了,有了这一丝丝的分别与执着,人心便与禅境白云万里了。

虔心小镇酒坊

黄昏来临,夕阳西下,明天一早,就要离开虔心小镇了。夜深了,窗外月华泻地,山影幢幢。我毫无睡意,端着一杯茶,来到廊外平台坐下。风从黝黑的湖面吹来,饱含水汽,穿过丛林,又夹杂了丝丝缕缕的青涩味儿。隐居在丛林的小生物们,大概歇息了吧?只有远处沟壑里的蛙鸣,还是不紧不慢,一声接着一声,把山乡之夜衬托得愈发宁静。

虔心小镇游步道

很久没有这样独自静坐了。盯着月影里的清茶,白日里忽略的万千思绪,如深潭暗流涌动,势不可挡,却转瞬即逝,一个也留不住。蓦然,《金刚经》名句“无住而生其心”涌上心头,似乎有点开窍了。斗转星移,日月更替,春花烂漫,秋实盈仓,英雄垂老,美人迟暮,庙堂弹冠相庆,坟头芳草萋萋……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,谁也阻止不了,谁也挽留不住,所谓的人生,就如手上的这杯茶,拿起,放下;再拿起,再放下,若旧茶不去,新茶不来,杯子便成摆设,如此观来,空与有一体,真与俗不二,我们只需心无旁骛,尽心尽力顺势而为即可。静坐良久,有一种莫名的欣喜,在心头慢慢生起,我端起茶杯,一饮而尽。

虔心小镇虔茶文化馆

夜色愈发地浓了,连蛙鸣声也偃旗息鼓,有风吹过,丛林飘来一阵窃窃私语,细密的凉意,带着微微的潮湿,滋润了我的肌肤。我仰起头看着西方,是杨柳枝撒下的甘露么?该进房间歇息了,心却意犹未尽。虔心小镇的夏日夜晚,星月当空,万籁俱静,确实很适合观心。有人说“上智听法音,下智听声音”,我自忖不属上智,却在虔心小镇的某个夜晚,依稀听到了宇宙间弥漫的微妙梵音。

虔心小镇竹林

作者简介:

孙建平,女,武汉大学图书馆系毕业,南昌市作协常务理事,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始进行散文和微型小说创作,迄今为止,已发表散文作品约五十万字。2005年,散文集《羽化成蝶》获南昌市政府首届“滕王阁文学奖”。

一块被时光遗忘的土地,一段返璞归真的旅程!